【鋼城文苑】勤勞的父親
發布日期:2019-08-19    作者:嚴發亮    
0

時光在歲月的長河中激蕩起晶瑩的浪花,在陽光的照射下,折射出絢麗的彩虹,這一抹彩虹的顏色凝聚了親情、愛情、友情。當我回望一路走來的斑駁,父親忙碌的身影總是浮現在腦海里,那是一個常年奔波的疲倦身影,他用倔強與擔當撐起整個家

在我印象里,父親是一個閑不住的人,他總是張羅這個忙碌那個。在農忙時節,他將這一季度的耕種計劃排的滿滿當當,在他的精心安排下,一家人各有分工,將地里的每一個角落都打理的干凈利落。即使是地頭水渠上長得雜草,也在父親的作業計劃內,他用鐮刀或鐵锨將它們清理干凈。正如父親常年嘮叨的那樣:“地里的莊稼要弄好,首先不能有雜草,其實要營養肥料均衡,別看是簡單的種莊稼,里面學問大著呢。”父親始終將自己定位成莊稼人,他對土地有著天然的敬畏心。他覺得只有善待土地,土地才能回饋給人們一場豐收。因此,每天清晨,父親總習慣讓繞著自家地走一圈,仿佛只有腳丈量土地以后,心里才能踏實,早飯才能吃得香。這是父親從老一輩那里繼承的傳統,他覺得有責任將這種傳統一代代傳承下去。可是由于我的叛逆和倔強,總是習慣性的排斥父親的安排,特別是上了初中以后,青春期的我變得更加叛逆,我與父親的正面溝通幾乎中斷了。

隨著時光流逝,轉眼我已經長大成人。在生活的歷練下,我開始變得成熟起來,也漸漸明白自己曾經的一些做法傷害了父親。在兒子與父親的對抗中,我是不占理的一方。當我組建了家庭,當我站到父親的角度看待問題時,我開始理解父親,進而慢慢的佩服他。他就像一頭老黃牛一般,彎下身子,低下頭,將整個家庭的重任都扛在肩上。在歲月的蹉跎下,他的身體沒有以前硬朗。家人開始勸他不要種地了,把地租出去。他抽著煙,沉默著,點點頭。可是等到春天一來,他又開始張羅工具準備新一輪的春耕了。我既心疼又無奈,只能抽空他干點。在一個周末的下午,我跟在他的身后,看著一片綠油油的莊稼地。陽光直射下來,我抬起擦擦汗,只見父親已經將我甩在身后。他佝僂著腰,專心看著莊稼,汗水早已濕透了他的衣服。但是他依然專注著手上的農活,仿佛在那一瞬間,天地間只有父親和他的莊稼。我靜靜看著他的背影,小時候的畫面像電影一般在腦海中閃過。父親還是他曾經的樣子,我還是那么任性調皮。心里五味雜陳一下子涌上心頭,淚流不止,我急忙擦去眼淚,怕被他發現。

前年,父親車禍受了傷,終于他放下了牽掛一生的莊稼地,在家康復的時間,他坐立不安,嘴里總是念叨農活的事兒。或許終其一生父親都不會離開那片土地,而我會一直默默守護著他,亦如他守護著心里的莊稼。(煉鋼廠   嚴發亮)

七乐彩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