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鋼城文苑】陽光正好
發布日期:2019-06-27    作者:張紅銳    
0

歲月,未曾停留。賜予金色年華本應演繹絢爛無瑕青春故事。色澤斑斕的霓虹燈光里一次次撫慰心靈困頓和迷惑,總在不斷掙扎中奢望美麗神話,然而,夢想之于現實的確不堪一擊。于是,不斷地感觸現實味道……

不知道我們對生活的焦慮來自什么。如今,又是一朝離別季,回想那個季節不曾為各奔東西而過多傷感,更多地在為所謂的工作而拼搏。

“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云”,在平衡現實與理想之間,一切常態的構想都是無辜的。沿著既定的軌道走下去,或許波瀾不驚,聒噪的世界卻無法接受墨守陳規般的懦弱。現實,有種疼而不痛淡淡味道。

那個甚是悠閑的午后,竟莫名念及東坡居士經典的詩句——“回首向來蕭瑟處,誰怕?也無風雨也無晴。”不敢妄自揣度一代文豪彼時彼刻的心境,只敢冒昧聯想“一蓑煙雨任平生”或是在演繹面對現實時“不得不”、在面對苦悶和無奈面前卻用一種力挽狂瀾的文字激情曠達于世。這是一種睿智,更是一種灑脫。于是,盼望著雨后初霽赤足走過一段瀝淋路途。

納蘭的“人生若只如初見”真美!人初見時的“閉月羞花”在歲月洗禮中暴露得淋漓盡致,一切看得這般清清楚楚,只是彼此沉默或帶著笑臉而已。在既定的生活軌道上重復步履,扮演著統一的角色,暫且膚淺借用詩人聞一多“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,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”,形容固定生活模式。初識《桃花源記》,竟傻傻地想了半個下午,桃花源真美,在何方?最終不免有些失落……因為僅是個傳說。

一盞薄酒,兩卷文章,半生塵夢。平平常常的日子里,光陰如煙水縹緲,風霜雨雪灑在路上,悲歡,靜默,唯有內心明亮,處處皆是桃源。

擇一城終老,許一世安好。這城里,有我滄海桑田的家,有我想要的那杯茶,有我愿意守望的那個人。我深愛這城里動人心腸的風景,深愛這里素人素心溫柔的情!

生活在快節奏、功利化的喧囂世界里,盡量尋求些許心靈的寧靜,做到淡然。素手煲一鍋湯,放兩顆紅棗,幾粒枸杞,鍋里熱氣漸漸彌漫,打開收音機,放一曲舒緩的音樂,窗外,天氣晴和,陽光正好。

七乐彩走势